Discuz!NT|BBS|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福州地区。莆田养女寻亲、现由寻亲帮帮团在展开。在努力。【感恩所有帮过寻亲人】】 [复制链接]

11#

[p=30, 2, left]原来我是温州人!”[/p][p=30, 2, left]今年29岁的徐小菲(化名),见到亲生父母的那一刻,她又哭又笑。[/p][p=30, 2, left]从记事起,她就知道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,而是抱来的“长乐仔”。[/p][p=30, 2, left]“长乐仔”是福建莆田当地人对被收养弃女的称呼[/p]

上世纪八十年代,苍南等地一些家庭为了生男孩,选择把刚出生的女儿送给他人抱养,以躲避计生政策。许多女婴被辗转贩卖到福建莆田等地山区,甚至成了童养媳。而他们的亲生父母却一直以为,女儿遇到了一户好人家,现在过得很好。

徐小菲在23岁时,嫁给了大她一岁的养家哥哥,如今已有两个儿子。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今年5月2日,她第一次接到生父钟锦杰打来的电话时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前不久,徐小菲带着丈夫、两个儿子第一次回到她的出生地——苍南县龙港镇池浦村。

但并不是每个弃女都像徐小菲那样幸运。

1

十年寻女: 他走遍莆田所有乡镇 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

1986年11月,龙港镇瓦窑头村,村民陈志元的妻子二胎分娩,又生下一个女婴。经过几天的内心挣扎,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把刚刚出生的二女儿交给了接生婆,托她寻个好人家收养。“女儿送走后我一直很后悔,过了几年儿子出生后,我就去找接生婆打听女儿的消息。”陈志元回忆,接生婆拿了一张小女孩的照片给他看,说他的女儿在平阳麻步一户杨姓人家,一切都好,其余信息就不肯再多透露。

陈志元一直不放心,大约十年前,他再度通过麻步当地的朋友帮忙,成功打听到了杨家的具体住址,结果发现了问题。“那个杨某是收过很多女婴,但从来没有养,都直接送到了福建莆田。”陈志元赶紧找到杨某追问,根据他提供的线索,一路追踪到莆田,找到了接手他女儿的媒婆。

到了莆田,陈志元才发现当地曾长期有收养女婴当童养媳的习俗,“那个年代,一个女婴能卖到500元,我的女儿早就被转手卖掉了。”

时隔久远,经手的女婴太多,年迈的媒婆早已记不清。无奈之下,陈志元沿着媒婆常走的贩婴线路,开始了漫漫寻女路。

“连续三年,我每年都开车去莆田找,直到现在,有空还会往那跑,已经走遍了莆田所有乡镇。”一旦遇到相貌相似、年纪相符的莆田养女,陈志元就想办法带她去做亲子鉴定,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。

陈志元说,二女儿今年32岁了,一定成家了,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,会不会恨他。人海茫茫,他还会继续寻觅下去。

2

一个惊喜: 一次无心插柳的DNA比对 让阔别29年父女相认

福建莆田部分贫困山区、沿海贫瘠地区,曾长期有收养弃女的习俗。相关报道显示,大规模收养主要集中于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初,除了无法生育需要养女、增加分田到户和分口粮名额等原因,收养的女孩更多是作为童养媳,成年后同养家哥哥婚配。

“莆田弃女”来源以福建长乐为主,还包括该省的闽侯、宁德、连江等地,部分远自浙江、海南、江西等省。经过层层转手,没人在意弃女的故乡在哪里,当地人习惯蔑称她们为“长乐仔”。据莆田、长乐两地寻亲组织保守估算,莆田收养的弃女总量数以万计。

宗族观念深厚的浙南地区,也成了女婴的输出地。陈志元可能是苍南当地最早前往莆田寻女的家长。在寻女过程中,他发现龙港一带还有不少女婴辗转送到了麻步的杨家,可能都流向了莆田。但经手了众多女婴的杨某几年前就过世了,陈志元的判断,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。

29年前,龙港镇新渡村的孔祥洒也把女儿托付给了村里的一个接生婆,据说同样是送到了麻步,后来就断了音信。去年,有人在瑞安见到一个孤女,年纪和他女儿一样,相貌也有几分接近。他带着女孩去了杭州做亲子鉴定,可惜没能比对上。

“到了今年年初,那个女孩把自己的鉴定结果发到福建一个公益组织的DNA数据库比对,和我说:‘叔叔,我要不要帮你也发过去?’”孔祥洒不相信女儿会远在莆田,为了不负女孩的好意就同意了。

2月20日晚上,数据录入系统,孔祥洒和29岁的莆田女孩林红仔比对成功。接到志愿者来电,孔祥洒惊喜之余还有一丝疑惑,女儿为什么会在莆田?父女俩随后赶往福建省立医院再次复测。“在医院我一看见女儿,就觉得和家里的孩子很像,特别亲切。”复测结果再次确认了他们的血缘关系。

3

骨肉团聚:

DNA检测找到3名苍南籍“莆田弃女”

一年内已有5个温州家庭寻亲成功

孔祥洒父女相认一事不胫而走,让赴莆田寻女的不少家长燃起了希望。

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莆田、长乐等地养女、生身父母加入寻亲大军,寻亲者们于2015年组建了互助公益组织“寻亲帮帮团”。让孔祥洒、林红仔父女匹配成功的数据库就是由帮帮团创建维护,林红仔本人也是其中一名志愿者。这个数据库里目前已经有9000多份DNA信息,其中女儿的7000多份,父母方2000多份,几年来已经有300多个家庭通过他们重续亲情。

在龙港等地多位热心父母的邀请下,今年4月22日,“寻亲帮帮团”志愿者们联合福建一家司法鉴定机构赴温州开展寻亲活动,他们在龙港外滩公园集中采集DNA。林红仔也赶来帮忙,顺道再去看望父母,“在大家的帮助下,我才能够找到父母,还有那么多的姐妹苦苦寻找,我会留下来继续当志愿者。”

“我们的数据库里温州的父母很少,之前大家寻亲的范围更多集中在福建,为了不让龙港的父母们失望,哪怕希望再小我们也要来试一试。”带队的志愿者陈书介绍,他们提前一天到龙港张贴海报宣传,在龙港多位热心父母的帮助下,活动当天一共有30对父母完成现场采集。

5月2日,从福建传来了好消息,龙港镇池浦村的钟锦杰、龙港镇河北庙村的钱春友、龙港镇文华街的张有敏都成功在数据库中匹配到生女。“去年瑞安有对父母也在莆田找到了女儿,加上年初的孔祥洒,温州籍的‘莆田弃女’已经找到5名。”陈书说,他们的数据库中温州父母的样本只有60来份,这样的成功率令他们非常惊喜。

4

抱憾终生:

老人临终想见孙女一面

但中间人怎么也不肯讲

“你们会不会认我?”第一次接到生父钟锦杰打来的电话,在短暂的激动过后,29岁的徐小菲不无担忧地提出这个问题。曲折的成长经历让莆田养女们极度缺乏安全感,即便在匹配成功后。

一年多前,徐小菲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去测DNA,当时就有亲友不支持。“有人说,他们都不要你了,还找什么啊。”徐小菲说,入库后迟迟匹配不上,似乎验证了别人的说法,她在期待和失望的交替中煎熬着、等待着,直到今年5月2日父亲的来电。

徐小菲的养父母是莆田灵川镇人,从记事起,她就知道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,是抱来的“长乐仔”。“据说那时我比较胖,养父母觉得健壮、好养就买下了我,花了640元,比别的女婴都贵。”徐小菲记得,从七八岁开始,她跟着哥哥们干农活,累了去养牛,“因为放牛比较轻松,算是休息,再大几岁就和大人干一样的活了。”

小时候,每当遇到委屈,徐小菲都会想着要回家去找亲生父母,“他们都说我是长乐的,可长乐那么大,我去哪里找,他们会认我吗?”年幼的徐小菲常常独自在无人处,想一阵哭一阵,每每只能抹干泪水,继续干活。

23岁时,徐小菲嫁给大她一岁的养家哥哥,如今已有两个儿子。“妈妈,我为什么没有外婆?别的小朋友都会去外婆家玩。”儿子的问题,徐小菲答不出来,她暗自决定,要找到亲生父母。

6月11日,记者在钟锦杰家见到了徐小菲,她带着丈夫、两个儿子第一次回到娘家。短短几天,7岁的大儿子已经和外婆家的小朋友们玩成了一片。

见面后,徐小菲才从父母口中得知,作为家里的二女儿,她刚出生就被邻居一位妇女要走了。“她说本地有个人家没有女儿,想收养,我们在襁褓里放了120元的红包,两斤毛线和一个奶瓶,把她送走了。”钟锦杰说,他们一直以为女儿就生活在苍南。十几年前,徐小菲爷爷过世前,想再见一见这个孙女。“中间人怎么都不肯讲,推说对方家里不许,还发誓‘要是没养好,就让雷劈死我’”,老人最后抱憾离去。

相比于许多苦苦寻亲多年的弃女,徐小菲已算是幸运儿。志愿者们组织寻亲的父母和女儿按照出生年份加入不同的微信群,以方便寻找。徐小菲所在的1989年寻亲群中,有200多名弃女,如今仅有5人找到父母。

端午临近,钱春友、张有敏的女儿都将回苍南过节。钱春友的女儿周芳(化名)还是第一次回娘家。“她被卖到莆田的一个小渔村,七八岁就开始干家务,12岁那年在海边石头上晒海带,还掉到了海里,差点被淹死。”钱春波说,他和女儿已经通过多次电话,“我问养父母对她好不好,她说‘好也罢,坏也罢,毕竟是他们把我养大的’,就不愿意多说了。”

5

寻亲继续

有多少“莆田弃女”来自温州?

“帮帮团”数据库免费接收比对

重男轻女的传统陋习推波助澜,成千上万女性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变。这段沉重的民间记忆几乎没有官方叙述,正在被逐渐遗忘。温州籍“莆田弃女”的数量,自然没有权威的统计。

寻亲父母们回忆,在苍南的江南垟地区(包括鳌江以南的龙港、宜山、钱库、望里等乡镇),当年几乎每个村都有人把女儿送人。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情,还有许多人选择绝口不提,隐瞒下来。一位父亲称,他老家那幢房子的十几户邻居中,就送出了5个女婴,最多的一户连生了三个女儿,全部被送走。

“那时候许多人家为了生儿子,把女儿送人抱养,介绍人都说是附近乡镇谁家不会生育,想要收养。”一位寻亲父亲告诉记者,根据他们的观察,身边有养女的家庭远不及送走了女儿的家庭多,“已经寻获的几个女孩,通过不同的接生婆、介绍人送走,结果都是去了莆田,我们怀疑还有更多的女孩在莆田。” 根据现有的寻获概率,父母们的估算,温州籍“莆田弃女”数量可能多达数百人。

不少莆田养女认为自己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,长大了也不愿意去寻亲。“我们都是迫不得已,才包了红包托人寻个好人家抱养,怎么会忍心去卖女儿?”任永华在1986年10月送走了刚出生不久的三女儿,直到去年她才无意中得知,介绍人所说的好人家“麻步杨姓人家”其实早已经把她的女儿卖到了莆田。

在那之前,任永华每次问介绍人,听到的总是好消息。“说她嫁得好,孩子也生了,夫家家大业大,企业办到了上海……”任永华说,听到这些,自己的愧疚才会稍稍纾解。等到发现受骗时,当年的介绍人已经过世了,任永华马上去了莆田。莆田那么大,她无从找起,只好把自己的DNA数据送去入库,可至今仍无消息。

“父母之前如果做过DNA信息采集,可以把报告拍下来,用微信发给我们入库比对。”陈书说,对于更多还没有迈出寻亲脚步的父母,也希望他们能就近去检测。志愿者们接下来计划再度组织来温寻亲活动,集中采集父母DNA。温州的寻亲父母可以通过温都新闻热线88868886或搜索“寻亲帮帮团”微信公众号联系参与。


“寻亲帮帮团”的数据库免费接收、比对寻亲者的DNA信息,目前收录的女儿数据量还远多于父母方。志愿者们希望,有更多的温州父母能够入库,不要让飘零在外的女儿再等太久。




相关新闻


TOP
12#

感恩莆田科胜。大爱。设立莆田养女寻亲站。0594。。5553222.团圆热线。星

期一到五。

TOP
13#

感恩


TOP
14#

感恩











TOP
15#

感恩


TOP
16#

感恩


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